第7章 朝阳谷 (第1/4页)

加入书签

再次睁开双眼,满天朝霞把世界渲染成一片金黄,广袤无垠的草海被晨风从远方翻滚过来,又自身后涌去,泥路覆着草原向天际伸展,路面辗出车轮的嘶嘶声响,伴随马踏过时嘚嘚嗒嗒的节奏。我们舒展双臂,尽情享受晨风吹动草叶拂起的清淡气息。回头眺望,昨晚历经凶险的高山峡谷只成了遥远的一粒轻丘。霞光淡了,天色蓝了,眼前渐渐清晰,太阳从血红的云层里射出眩目的光芒。风卷云舒,天地尽开阔。

“金色海岸的晨风吹来了朝阳谷集市的热闹非凡,”竖亥法师说。

“是什么样的集市?”周雨江问。

“说不清楚,得你们自己去亲身体会,” 姜尚摇摇头,竖亥法师停下车,让他转到我们这面,好把拿来的食物分给大家吃,早餐便这样匆匆解决了。听姜尚和竖亥法师讲他们那些过去的事情,不知不觉已近午时,陈永和刘富宽的伤痛都有些加重,便半坐半躺在马车里休息。到了南虹河岸边,太阳刚好升到头顶,尽管是冬日,也烈焰蒸腾,几十里宽的河面飘浮着薄薄水雾,水色青绿,沉而缓。河岸的几个船家见我们衣着穿戴奇奇怪怪,头发短得像还俗不久的和尚,不是本土本乡打扮,都驻足观望,议论是不是从外世界来的。

正在河边捕鱼的赤膊壮汉告诉两位老人:仝袤和阿葭蛉德黎明时分便带一个冰人到了河岸,渔民派了两艘快的蓬船送他们过河。我们把车马连同行李搬上甲板,陆续进到舱里,围成两桌坐下。船舱虽小却安适别致,船家见陈永和刘富宽伤势严重,找来创伤药敷上,再去备好饭菜端上桌子,虽然是清淡的瓜果豆蔬,已然清味爽口,配以船家的清茶,更觉美妙致极。饭后栖息片刻,两人伤势方有所好转,我们便上到甲板欣赏沿河的景致。

河面行船渐多,行商的、渔业的、载客的、观游的在轻波微漾的水面来往交织,鼓乐管弦、渔歌江号、诗趣吟雅、书说酒令皆不绝于耳。约行两三时辰,好一个沿水而生的集市渐入眼帘,码头两侧木楼沿河岸伸展,直到枫林茂密的丘陵之间。屋顶高矮参差交错,纯一色坡面青瓦,衬着红白蓝绿各色屋脊,有的白色风火山墙,山墙之间巷道交陌;有的硬山或悬山,或两三座长廊贯通,或二三楼楼层挑出的平台天桥相连,腰檐也一色青瓦坡面;有的独栋歇山或卷棚,又更抬高了几级台阶,退后了几丈斗拱檐墙。不管楼宇形制如何,皆退让出几十米人头攒动的河岸街市。街市临水岸原木长栏,相隔几米便有一棵青竹挑出的幌子,高矮长短参差错落间,汉隶“一品清芳”、或章草“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: 见鬼!这个老六怎么又来霍霍人了 九叔门下大师兄 两世永生 剑寂苍穹 古界残花 僵尸:九叔的记名师侄 明尊武圣诀 西边有什么 春阳仙体 我疯狂作死,还被捧为修仙模范 神奇魔法师 海贼:每天一个超能力 人在型月,是个阴阳师 崩铁:被姬子捞起后把她变成女友 想做人的那些日子 重生的我,开局收到了DGP请柬 四合院:1944开局娶了女特务 家族修仙:开局绑定家族资产 天裂 以龙族身份在异界闯荡